红杏出墙经典电影回顾

发布日期:2019-09-22 20:04   来源:未知   阅读:

  四天的恋情被描绘得甜蜜美满,充满激情——尤其是在这对已很显老的情侣身上,可以说在大部分观众心目中这是最美的一段婚外情。但实际上影片并不是要赞美婚外恋情,而是意在揭示美国中年人的伦理价值观与情感平衡问题。女主人公之所以会对男主人公产生感情,是因为她在长年平淡的婚姻生活中被迫放弃了原来的生活理想而埋身于琐碎的家务之中。所以当充满了自由气息的男主人公出现时,她就情不自禁地为他所吸引。但影片中的女主人公在再三斟酌之后还是选择了家庭,她对家庭的责任感占了上风,而影片结尾也以女主人公的两位儿女受到感动重视家庭为结束,这些都是正统的道德观念之体现。

  很明显这是主要面对美国中年观众的一部作品,从它的价值取向和演员选择上都很一致,它要说的就是:婚外恋再美也是婚外,你还是认了吧。

  一对中年男女对真爱执着追求的过程——尽管最终的结果注定是一场悲剧。传统的婚姻观念在这里几乎是负面的形象,片中最有分量的话是凛子说的:“我只是爱上一个我真正爱的人,难道这就叫做外遇吗?”影片在刻画两人关系时,几乎完全是着笔于他们的性爱,在这些美得摄人心魄的性爱镜头中,这段恋情更加显得离经叛道。与现实接近的是,社会舆论的压力在本片中是婚外恋者面对的最大“恶势力”,他们因为不愿低头而选择死亡,是无奈也是抵抗。

  这样的处理,比《一声叹息》要冷酷和震撼得多,但如此“过把瘾就死”的恋情却也似乎与咱们这儿的现实距离遥远,虽然它是真事儿改编的,可那是日本那个怪异民族的真事儿。

  处于婚外情人位置的莫利斯在影片中先后处于两个对立的位置:先是情夫,后来是怀疑莎拉另有婚外情的被甩者,体味了嫉妒与焦虑。当然这只是并不重要的枝节。影片仍然是对这段婚外情不多置评,莎拉与莫利斯的爱被描绘成真挚和持久的。惟一值得一提的是宗教神秘味道十足的结局———婚外恋还是不得善终,正好应了莎拉的誓言。难道真的是天意弄人,上帝也较真儿?

  《美国美人》中的“婚外恋”其实从根本上与中国、日本影片所说的是一个性质的东西,只是不同文化背景下的不同表现形式罢了。莱斯特40岁,“返老还童”地对女儿的同学思春、抽、锻炼身体、听摇滚乐……是因为40岁太无聊了。家庭有了,孩子大了,喘息之余发现青春……青春早他妈没了!莱斯特有个性:我要追!哪怕是自我安慰!然而在这个异化得厉害的社会里,你只能老实呆在你该在的地方,你看,莱斯特死了。

  其实这本不是一部关于婚外恋的电影,但正因如此,它给我们看的是最吓人的“婚外恋”,包括莱斯特妻子的私通,这些比《失乐园》中的情死还要令人悚然。

  道德果真是如此非凡的力量,这段产生于乱世的婚外恋情都要受到所谓道德的约束。为了让这段恋情持续,编剧只好让嘉芙莲的丈夫“及时”地死去。而这恋情还如此强大,“国家利益”这样的东西根本可以不屑一顾——这不是谴责,一切都是战争惹的祸。从这个角度看,婚外恋并不一定是“被假象迷惑”的产物,它极可能是实实在在的爱,只要机缘配合的话,你的一生完全可以不只有一段恋情。不过这个“机缘配合”可有点残忍。

  乱世为爱情提供了滋长的机会,但它既与乱世相伴,就注定要历尽磨难、难得善终。总之婚外恋是艰难的。

  这部影片里有着最两全其美,也是最异想天开的婚外恋结局———两对夫妻交叉重组,而且十分的各得其所!因为双方都是二人世界而不像《廊桥遗梦》涉及家庭观念,影片对婚外恋持相当轻松的态度:在麦克斯向查理倾诉他对凯伦的奇妙心情时,查理鼓励他按自己心底的意愿对待和处理问题,心水玄资料机站。另外从影片的皆大欢喜结局也可以看到这点。在影片结尾是两对(重组后的)夫妻再度聚会,分别时彼此脸上都挂着一丝尴尬,和不敢张扬的喜悦——幸好结果是这样,如果不是呢?

  这部影片最大的特点就是坦然摆出了中国人在婚外恋这件事上尴尬苦闷的处境。尽管很多人指责影片在梁亚洲与李小丹的钟情过程上交代得太过潦草,几乎没有说服力,但影片的重点显然并不在此。剧本只是尽可能客观地讲述故事,对当事三人没有任何评判。但也许这是以另外一种方式更加苦口婆心地讲道理:你看婚外恋多累呀,多苦啊;你为了一时快乐,闹得大家永难释怀……结局处更是正色警告:婚外恋这东西只要一沾上,就是没完没了!——太有中国特色啦!当然,目前该片还只能算“准经典”。

  这部影片严格地说也许不算婚外恋故事,至多只是在男主角心中的一些蠢蠢欲动罢了。大多数人的一生平淡乏味,中年之后工作定型,生活规律而寂寞,谁都渴望一点激情,日本人尤其如此。你看舞蹈班的男学员,个个声称自己是因为“对身体有好处”所以来学跳舞,而最后杉山终于可以站在舞蹈老师的面前,说:“最开始,是因为你……后来,却是因为舞蹈。”这也正是影片能够成为“健康助长型”的原因:对男人中年后的寂寞心态,其实婚外恋并非惟一的解决,他们需要的是关怀、是感情的交流——朋友之间的就可以了,不一定得是情人。